口述历史
日伪统治开封见闻录
2019-04-10 来源:本室
分享到:

  邢汉三

  一、日军侵占开封经过

  1938年5月19日徐州沦陷后,蒋介石曾召开高级军事会议,认为豫东平原地区,日军机械化部队容易发挥威力,在豫东地区对敌决战与我不利,决定将抗日主力部队,撤入豫西山地。根据这一决定,开封不予固守。在大部队由陇海路西撤时,仅留商震部一四一师由师长宋肯堂率领,阻止日军由开封西进,目的是便利主力部队西撤。

  1938年6月3日,日军十四师团再次攻占兰封后,由十四师团长土肥原率领西犯开封。六月四日,攻抵开封东郊,兵分两支,一支向南关火车站进犯,一支进攻开封城。守军宋肯堂部于六月四日与敌激战竟日,当日晚缩短防线,北边一路退入城内,登城固守,南路亦退到车站拒敌。六月五日上午九时许,敌军发动猛攻,开封城内遭受敌机敌炮狂炸乱轰,打死打伤不少市民,但守军官兵,战意昂扬,士氛旺盛,加之城外沙丘垒垒,敌军坦克不易发挥威力,敌军曾几次靠近城墙,均被守军击退,敌军攻城未能得逞。

  当日中午,敌军少量后撤,进行整补,再行组织力量,于午后二时许,发动更强大的攻势。攻城的敌军,由城东北隅向城北延伸,企图向东、北两方夹攻我军,我守城官兵,毫不示弱,以步枪、手枪、手榴弹奋勇杀敌,不少士兵,轻伤不下火线,指挥官与士卒并肩战斗,奋战至午后五时,敌人虽付出重大代价,仍未得逞,敌军被迫再度后撤。敌人从兴隆、罗王等地、调来增援部队,准备于六日黎明发动第三次进攻。六月五日敌我两次激战,开封城仍固若全汤,东站敌军亦未能突破我军主要阵地。

  六月五日晚,宋肯堂师长接到上级命令,我沿陇海路部队已撤退完毕,日军一股已绕过开封,西犯中牟,守开封部队如不迅速撤出,将被敌人围歼。宋师长当即下令西撤,限夜里十二时前撤退完毕。

  六月六日凌晨,日军调动大军由城东北和北、西北三路,利用梯子,以密集炮火作掩护爬城时,因守军早已撤出,来遇任何抵抗,迅逮占领了全城,南关车站亦沦入敌手。六日早,日军在开封城,借口搜索溃兵,挨门挨户抢劫财物,奸污妇女,使未及外逃的开封市民,饱尝亡国的惨痛!

  二、日伪政权的出笼

  日军侵占开封后,大头目十四师团长士肥原,率部西犯郑州留其亲信大特务王道以大日本军河南招抚使名义,负责组织开封城伪政权,王道在相国寺后于河南大旅社挂起了招抚使署的招牌,和他的顾问武田秀三,共同按照土肥原的顶定计划,着手于开封市伪组织的扶植。武田是土肥原的私人秘书,曾在天津日军特务机关任职多年,说一口流利的北京话,有名的中国通。和王道、武田同住在河南大旅社的,还有日军宣抚官十多人,多数是日本人,也有朝鲜人和东北人。开封伪组织的成立,是由这些人导演的,王道唱前台,武田唱后台,宣抚官们是执行者,土肥原是幕后总指挥。另有不少王道的狗腿子给他们当走卒,供他们驱使。

  六月八日,国民党的失意政客周秀庭,经王道委任开封市警察局长。周就任伪职后,开封市警察局立即恢复了活动。六月十一日,伪《新河南日报》开始创刊。日军宣抚官们,按照武田的指示,出动全班人马,借口访贤、慰问遗老,找出北洋政府时期的一些残渣余孽,经过王道和武田的筛选礼聘,组成了开封市治安维持会,于六月十五日开了成立会,选出王旭初为会长,姜炳昭、周秀庭为副会长,开封市的第一个伪政权组成了。

  伪开封维特会成立后,一切听命于日军招抚使署所传达的土肥原的指示。其后不久,土肥原奉调回国,开封维持会的一切活动,仍按土肥原所定的计划进行。在抗日战争发生前,开封是河南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有居民三十万人,市面相当繁荣。1938年春,由于战事吃紧,居民相继内迁,达官贵人眷属,富商大贾,家资富有迁入豫西、豫南及西南各省者,约及半数,一部穷苦市民,无力远迁,至开封沦陷前数日,始逃到开封四郊或邻近各县农村避难。维持会初成立时,开封市内居民不及十万,生产停滞,百业俱废,市场极为萧条。维持会成立后,根据日军招抚使署指示,首先想方设法,骗取外逃市民,返城安业。该会发出布告,提出外逃市民回家园者,有工作能力的给安置工作,生活困难的发给救济费,患病者免费医疗。该会派出十多人,挨门挨户,动员市内居民,写信或派人劝告外逃亲友返回安业,并利用伪报登广告发消息,广泛宣传。日军宣抚班派出医务人员,设立医疗站,为市民免费医疗,以小恩小惠,欺骗市民。经过一个月时间,外逃市民返回者,达五六万人,维持会均照原定办法,给予适当安置,人口增多了,市面渐趋活跃,不少小商店已恢复营业,市新民会、市合作社相继成立,日本及朝鲜商人,也强占了几条大街上的门面房,挂出了某某洋行的牌子,从外地运来一些日用品,批发给中国小商小贩,市面繁荣,日有起色。八月中旬,伪豫东行政委员会在开封成立,添购不少公私用品,又为市场商业增添了一份力量。其后不久,市内又成立了五所小学,有几所私立学校也开学了,开封市又象一个中等城市的样子了,正式成立伪开封市公署的条件渐趋成熟,1938年9月中旬,伪开封市维持会副会长姜炳昭轻而易举地爬上了伪市长的宝座。

  三、姜炳昭其人其事

  伪开封市维持会长王旭初,时已年逾花甲、体弱多病,家资富有,开封沦陷时,他所以滞留开封,一个原因是在北洋政府时期,他曾任要职,和王克敏、王辑唐等有所往来,是一个老牌的亲日派,对国党政权不抱好感,更重要的为着保全他的万贯家产。为日本人当了几个月的奴才,他的保全财产的目的达到了,同时感觉到奴才难当,遇事推诿,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日军当权者对他不太满意。副会长周秀庭,因警察局事务繁忙,不常到会,只有副会长姜炳昭为着夺利争权,经常为日本主子献计献策,讨取日军头目的欢心。姜出身兵痞,光说不练,日本当权者对他本不感兴趣,因为他以前给吴佩孚当过随从副官,自吹是吴大帅的红人,当时华北日军总头目正急于拉吴为他们效力,姜的伪市长是靠为吴吹捧出来的。姜在对人谈话时,张口吴大帅,闭口吴大帅,使听者感到厌恶。他曾告诉他的亲信,一旦吴大帅当了华北的总头目,河南省长一职,非他莫属。维持会的两个头目,一个要退,一个要进,姜炳昭的伪市长,就这样不太费力地拿到手了。

  姜炳昭当了近两年的伪市长,都干些什么勾当呢?他每天上午上班后,先到市顾问室问个您好,再到秘书室和秘书主任接谈,问问当天有何要事,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就把当天的事情处理完毕,借口向外机关联络,坐上汽车到街上巡视,找情投意合的人闲聊,下午有时到伪市公署去三二十分钟,有时索性不去,吃喝玩乐,是他的唯一的要务,招致日本当权者对他的不满,1930年夏,他在西棚板街自己私宅内为养子大办婚事,其后不久,又为自己大办寿辰。借此对商民敲诈勒索,大发不义之财,弄得怨言载道。伪省公署顾问串畑武三授意伪省长陈静斋调姜炳昭为省公署参议,遗缺委省公署秘书处人事科长孟广祐升充,姜炳昭的伪市长的乌纱帽,就这丢掉了。

  四、日伪政权对开封的残酷统治

  接姜炳昭任开封市伪市长的孟广祐,东北人,当翻译出身,面善心恶,笑里藏刀、长袖善舞,最会逢迎日本人,是串畑武三的得力干将。当了伪市长以后,时时、事事为日本主子着想,不顾市民死活。在他任职期间,帮助日本人实行特务统治,代日军搜索各种战略物资,强迫市民献铜献铁及各种金属,给开封市民带来极大灾难。“国民党税多”,这是众所周知的,孟广祐任伪市长后,对商民收税之多,比国民党时期高好几倍,名目繁多,花样翻新,有些税的名目,是古今中外所没有的。1943年秋孟离职后的两年中,又换了许震、甄锦涛、安锡嘏三个伪市长,在职时间都很短。第三任伪市长许震,因贪污被撤职查办。

  五、开封市新民会所演丑剧

  开封市新民会是伪政权的最大帮凶,它的重要罪行之一是开办青年训练所,为日本侵略者训练奴才。入所受训的青年,在近七年时间中,达数千人,受训时间有的三个月,有的半年。在受训期间,首先对他们灌输奴化思想,要求他们思想纯正(亲日反共),服从命令(甘听日本人指挥),受训以后,择优录用,有不少人,成为新民会所组织的青少年团的骨干,也有一部分人当了新民会、合作社等伪组织的职员。开封市青年团在历次迫害市民如治安强化、献铜献铁运动中,都当了马前卒,曾经受过奴化训练的青年,是他们的带头羊。在受训的青年中,也有因不堪受日本人的奴役而走上革命道路,但只是少数,对青年进行奴化训练的恶果是不容低估的。

  召开联合协议会,强奸民意,为日伪政权摇旗呐喊,是开封新民会的又一重要罪行。按照新民会的宣传是,召开联合协议会的宗旨是为着下情上达,上意下宣,就是把民众的意见收集起来向政府反映,同时把政府的政令向民众传达,借以搞好政府与群众的关系。实际上是强奸民意,伪造民意,为日本侵略者歌功颂德,同时把日伪政权的殖民统治政策,强加于民。开封市新民会联合协议会曾于1942年至44年前后召开过三次,每次参加会议的代表,由三十多人至五十人不等,代表名为民选,实际是由新民会的头目秉承日本人的意旨内定,选举不过走走形式,用以欺骗群众。被指定的代表,大部是被日本人看上了的土豪劣绅,也有一些不顾民族气节甘愿为敌人效力的小知识分子,新民会联合协议会的召开,对抗战大业,也造成不少损害,开封市新民会经常为日伪政权出谋划策,帮助伪市公署残酷统治开封市民,罪行很多,不再枚举。

  六、开封市合作社罪行种种

  沦陷时期的重要机关,一般人都知道是伪政府、新民会和合作社,通常的提法是政、会、社。实际上应该把合作社排在第一位,新民会居中,伪政府放到最后。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主要是为着掠夺中国财富,日伪时期的合作社,是日本用以掠夺中国财富的重要组织,新民会的欺骗群众,伪政府的压制群众,都是为合作社掠夺中国财富创造条件。在日本侵华期间,合作社的实权,始终牢牢掌握在日本人的手中,他们经常用日本陆军特务机关的名义,为伪市公署发号施令,当时的开封市合作社,是日军特务机关的经济组织,是伪政权的婆婆。

  开封市合作社,掌握着大量物资,操纵着开封市民的经济命脉,利用经济手段为日本掠夺开封市和附近各县的农副产品及各种战略物资。1938年至1944年,日本侵略者掠夺开封市及附近各县所生产的各种物资绝大部分都是通过合作社进行的。1944年夏季以后,日军对物资掠夺,更感迫切,用经济手段,缓不济急,改为武力抢劫,市合作社作用渐小,除一部日本人被征入伍外,所余老弱妇女,均并入特务机关,至1945年春,开封市合作社,已是名存实亡了,新民会和合作社,是日伪统治时期的两个特别组织,弄清这两个伪组织的性质及其和伪政权的关系,是弄清日伪政权对沦陷区怎样进行殖民统治的关键。

  七、统治开封的日本机关

  在开封沦陷时期,设在开封市内的日本机关有日本兵团部、日军警备队部、一四八一部队、开封市宪兵队、开封日本警察署、驻开封日本陆军特务机关等。

  日军兵团部是日军警备队的上级机关。日军警备队,负责维持开封市及附近各县的地方治安,矛头指向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军民,他们经常借口军事需要,对市内伪政权任意干涉,伪政权必须绝对顺从,当时的日军警备队部,是开封市伪政权统治机关之一。

  一四八一部队,是日军收集情报的特务组织,它可以通过日军警备队指挥伪开封市公署。日军驻开封宪兵队对伪市公署更可以任意发号施令,伪市署只有绝对顺从。伪市公署、市新民会、市合作社中的日本人,都是日本特务机关委派的,他们对特务机关负责,这些人的升迁调补,考绩奖惩,全在特务机关。特务机关通过这些人,指挥管理开封市伪政府及全部伪组织,成为日伪时期的太上政府。日本开封警察署,依照规定,本不应干预伪政权活动,但实际上对伪政权也常横加指导。以上所举,都是有权管理日伪政权的日本机关。

  八、统治开封的日本人

  伪开封市公署的日本顾问和开封市新民会的头目,是直接统治开封市的日本人。在开封沦陷期间,一共有六七个人,其中在职时间较久,影响较大的是中野进、龟井次郎、川村公等人。

  中野进任伪开封市公署顾问近五六年,伪市公署成立后不久他就来了,1944年春才调走,伪市长姜炳昭、孟广祐、许震都是他的伙伴。中野当时三十多岁,略有行政经验,在伪市公署内,大小事都管。姜炳昭任伪市长时,他对姜不太信任,财政支出卡的很紧,支用一元钱,就得经他批准。孟广昭任伪市长时,和他经常一块喝酒,互相勾结,狼狈为奸,支持孟为非作歹,坑害开封市民。1943年秋,孟广祐想升任省粮食局长,唆使人诬告现任局长黄曦峰,中野为他撑腰,案情大白后,中野受到严厉批评,以后被外调与此有关。开封市民和伪市公署的职员,对他都不抱好感。

  龟井次郎1939年来开封,1941年去职,初来时任开封市新民会的次长,以后改为顾问,是市新民会中日本人的头目。当时市新民会和市合作社都设在徐府街西头路北原国民党开封市党部旧址,新民会在西院,合作社在东院,合作社的头目,由龟井兼任,两个伪组织中共有日系职员三十多人。龟井为人小心谨慎,谦恭和蔼,两个伪组织的日本人,对他都很拥护,日本陆军特务机关的头目,对他也相当信任。龟井和中野意见不合,日本特务机关,多支持龟井,批评中野,龟井往往通过特务机关,指挥伪市公署,成为开封市的统治者。

  川村公是日本帝国大学新毕业的高材生,初来开封时,给龟井当助手,以后龟井外调,他代理龟井任新民会的顾问。他在职期间,只注意抓青年训练及青少年团工作,不爱管他事。1943年初,被征入伍,到南洋从军去了。

  作者简介:

  邢汉三,曾任伪新河南日报社社长、伪河南省宣传处长及省新民会事务部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