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历史
水东抗战
2019-04-10 来源:本室
分享到:

  余克勤

  首战告捷

  1944年6月底,我南下大队肩负着中共中央和冀鲁豫首长的重托,离开了鲁西南的白矛集。7月1日从兰封(现为兰考)、内黄之间越过陇海路,进入水东地区,在杞县北部的崔林与前来迎接我们的水东地方党政领导和地方部队会合。水东的敌人就惊恐万分,驻防民权的伪保安大队当即组织了300多人的“敢死队”(也叫“飞勇队”)赶奔杨城,抓兵拉夫,构筑工事,修建据点,企图阻我南下大队向水东挺进,断我水东与华北的联系。

  杨城属于民权,是位于杞县东北与民权西南交界处的一个大寨子。四周有围墙,正南靠寨墙是一座四合院,大院南墙掏有射孔,街道口设有鹿砦,内挖有防护沟。敌派少数部队在寨外警戒,主力部署在四合院及其周围的主要建筑物内。四合院是敌人固守的核心阵地。杨城敌人的动向和兵力部署,都被我侦察得一清二楚,我们决心全歼该敌,扫清前进道路上的障碍,给水东人民一个“见面礼”。我南下大队指战员闻讯精神大振,几天的行军疲劳一扫而光,同志们个个摩拳擦掌,挥臂请战,争取艰巨任务,迅速作好战斗准备,整装待发。

  7月2日上午10时许,部队从杞北崔林出发,跑步向杨城靠近(崔林距杨城约15华里)。11时许,部队便按约定部署将杨城之敌四面包围起来。战斗一打响,我各连的勇士们,便利用房屋、街道、寨墙等有利地形,勇猛地向敌人冲击。守敌凭借预先设防的工事死守顽抗。我各连展示毫无畏惧,前仆后继,英勇杀敌,一条街、一座房地同敌人争夺。我连、排指挥员,个个身先士卒,一面指挥,一面冲杀。我攻击部队势如破竹,锐不可当。当我一连突破南门,向北逼近时,二连各排已突破敌人设置的鹿砦、壕沟等防线,正压向敌人的核心防御阵地——四合院。水东独立团一连也占领了敌人的炮楼,控制了两翼。守敌见势不妙,企图突围逃跑,他们组织了百余人的“敢死队”发起反冲击,在我猛烈火力打击下,突围之敌全部被歼。寨内固守敌人,见突围无望,便依托四合院这一核心阵地拼死顽抗。我一、二连的同志们乘胜组织了几次攻击,均未奏效。担任突击任务的我一连三班、四班的同志们接连伤亡,激起了我指战员对敌人的无比仇恨,战士们为牺牲的战友报仇的心情像烈火一样,奋不顾身地向顽敌冲去,在火力的掩护下,迅速机智地接近四合院。我三连一排越过围墙,爬上房顶,向院内、屋内之敌猛甩手榴弹,集中火力射击,守敌无处躲藏,弃枪四处逃窜。这时我一、二连也压向四合院。前后经6小时激战,守敌全部被歼。伪保安大队长贾宪德、中队长杨凡五等均被活捉。这一仗,缴获轻机枪两挺,小炮两门,手枪30余支,步枪300多支。根据毛主席“武装群众”的教导,我们将缴获的全部武器,交给了杞北的党组织。他们用这些武器,很快武装了杞北大队,担负起了保卫杞北,保卫华北通向华中通道的重要任务。

  杨城首战告捷,给了水东人民一个“见面礼”,人民欢欣鼓舞,敌人闻风丧胆,我军士气大增。揭开了水东地区抗日战争反攻阶段的序幕。

  战斗结束后,我南下大队即向杞南挺进,沿途敌伪顽军,畏我打击,不敢向我袭扰。7月4日,我们便顺利到达杞南,与坚持在水东地区斗争的党、政、军同志们会合,开始了扩大水东根据地的斗争。

  再战再胜

  1944年7月4日,我南下大队到达杞南和坚持在这里斗争的“水东独立团”胜利会合。为了鼓舞斗争士气,我们举行了联欢庆祝会。会后部队稍做休息,便进行整编扩建。为了不引起敌人注意,便于我军歼灭敌人,整编后的部队,仍用“水东独立团”的番号。团长:分区司令员余克勤(兼),政委:分区政治委员袁振(兼),副团长:王广文,副政委:李中一,参谋长:陈子植,政治处主任:苗丕一。下辖三个大队。这三个大队是:一大队,由南下大队编成,二大队,由原水东独立团编成,三大队由杞通大队(原独立二营)编成,团直有一个特务连。机关设有参谋处、政治处、供应处和卫生所(这些也是筹备中的分区机关)。另外还领导指挥6个县大队。这6个县大队是:杞南、杞北、杞通边、太北、淮太、睢县。经过整编扩建后的“水东独立团”,由于南下大队的编入,质量更高,战斗力更强。在杨城胜仗的鼓舞下,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大振,全团指战员都想在扩大水东根据地的斗争中,大显身手,杀敌立功。

  我们选准了距我最近,对我威胁最大的长岗之敌为攻击目标。长岗是睢县一个大村镇,靠近杞、太边界,是睢县西南的门户。这里由伪军孟昭华部把守着,包括伪区长张心顺在内,兵力约200人。孟昭华是睢县伪军头子,他效忠日军,推行发动政策,因此,睢县被日伪军树为“豫东模范县”。在日寇支持下,孟昭华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百姓恨之入骨。长岗就是孟昭华设在睢县西南的一个核心据点。日军凭借这个据点,不断向我睢杞太中心区蚕食。当时正是小麦刚收打不久,遭受“水、旱、蝗、汤”之害和日伪军洗劫之苦的睢杞太地区的群众还没有来得及吃一顿饱饭,刚收到的粮食被日伪军又要抢劫。为了保证中心区安全,夺回被抢走的粮食,我们研究决定,先打长岗之敌,给睢县敌人一个武力警告!

  战斗打响后,睢县伪军头子孟昭华急令骑兵连救援。我伏击部队突然开火,敌人猝不及防,人仰马翻,鬼哭狼嚎,乱作一团,四处逃窜。我一大队,首先突破东门,一部乘势向东南角的仓库攻击,其余部队同敌人逐屋、逐街地争夺,战斗打得十分激烈。

  次日下午4时许,日本鬼子也来救援,一部分敌人在日军的接应下逃跑,其余敌人全部被歼。战斗进行一天一夜,缴枪百余支,日本轻机枪一挺,掷弹筒二个。击毙日军7名,毙伪军百余,缴获粮食万斤,军马数匹。我们用这些马匹组建了一个骑兵排。

  长岗战斗获胜,拔除了睢县西南的伪军据点,扩大了根据地,夺回了被敌人抢走的粮食,一部分运回中心区,解决部队的吃粮,减轻人民的负担,其余全部就地分给生活困难的农民。群众感谢地说“新四军真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

  打下长岗,我们向敌人发出警告,谁胆敢再向我根据地进犯,定叫他有来无回!谁敢再继续作恶,我们就首先把谁消灭!

  这一仗的胜利,再显了我军的军威,八路军、新四军在水东人民的心目中,地位更高了。为了消灭敌人,保卫家乡,保卫水东,扩大抗日根据地,当地青壮年纷纷参军入伍,部队迅速得到补充。在地方党和抗日民主政府的组织领导下,群众很快掀起了生产、支前的高潮。

  生擒孟昭炳

  长岗战斗后,睢县的伪军头子孟昭华,听到我们警告害怕了。他一方面令睢县的伪军各据点加强防守;另一方面又不甘心示弱,急令他的三弟孟昭炳带一个大队,拉十几辆马车的地雷和手榴弹,加强对他的核心据点河堤岭的防守。

  河堤岭,是睢县东南部的一个大集镇,它坐落在睢县到柘城公路上,是睢县东南的重要门户。守在这里,既能保住县城的安全,又可东袭宁陵,南犯柘城、太康,军事地位十分重要。孟昭炳来到后,各据点的敌人对我中心区不断袭扰。

  我水东独立团的同志们,看到孟昭华猖狂活动,非常气愤。都说:“我们八路军说话是算数的!”强烈要求攻打河堤岭,再给孟昭华一个武力警告。

  我们分析攻打河堤岭,孟昭华不会坐视不管,因为这个据点对他来说很重要,又是他亲弟弟孟昭炳防守。孟昭炳又最得他母亲的疼爱,他势必来援,我们可以一举活捉孟昭华。

  为了达到这一战斗目的,我们决定“围点打援。”令二大队一部在白庙东南靠近公路的荥楼附近设伏,其余部队四面包围河堤岭,并施以佯攻,以引蛇出洞。

  1944年8月14日拂晓,部队按预定部署占领了阵地,对河堤岭开始了佯攻。在双方手榴弹的引爆下,伪军的地雷纷纷起爆,顿时,浓烟四起,火花四溅,弹片横飞。……

  将近正午的时候,敌人从白庙方向来了。我伏击部队急于歼敌,未等敌人进入伏击圈,抢先打响出击,敌见势不妙,回头就跑,结果我只吃掉敌人一个排,其余全跑了,从俘虏口中得知,孟昭华头天就到商丘去了,没有回来。

  援兵被我击溃,孟昭华未来,我们只好一心收拾孟昭炳。

  在正式强攻以前,我们首先对孟昭炳开展政治攻势,宣传我们的政策。告诉他,你们的援兵已被我击溃。你现在四面被围,完全孤立,面前只有两条路可供选择:一是放下武器,缴械投降,可放你们回去;二是拒绝投降,负隅顽抗,死路一条。

  政治攻势他不接受,只好强攻。我一声令下,围攻部队一齐向河堤岭攻击。经过逐屋、逐院、逐街地冲杀争夺,把敌人压向了大庙核心阵地。这里有座二层楼,只孟昭炳的指挥所,并有机枪射孔,庙内联通孟昭炳的老婆在内,有五六十人防守,周围布满了地雷,在我们强攻大庙的时候,南门只用枪封锁。这里确实难攻,由于敌人防守严密,火力居高临下,我突击部队很难接近,不得不把老百姓的院墙、屋墙打通,从这里向大庙接近。但是,因为敌人火力封锁甚严。几次冲击都不能奏效。战士们急中生智,为了减少伤亡,顶方桌,盖湿被,顽强地向敌人冲去。在部队攻击最困难的时候,我命令将仅有的一门迫击炮架在孟昭炳指挥所的西北方向一个墙头上,一炮便从孟昭炳住的楼下西山墙穿过,东山墙爆炸,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敌人惊恐乱叫:“八路军有大炮!”顿时慌作一团,纷纷向南门突围逃命。他们哪里知道,我轻机枪对准南门“发言”了,随着机枪连射的“嗒嗒”声,敌人一个个应声而倒,孟昭炳的老婆被打死,孟昭炳也受了伤。在我军喊杀声的震撼之下,敌人纷纷举手投降。

  孟昭炳被我们生擒了。当战士把他带到我面前的时候,他血流满面,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我问他:“你是想死,还是想活?想死,马上就可要你的命!想活,答应我们连个条件。”他哀求说:“只要饶我一命,什么条件我都答应。”我看他是要活命,就说:“你哥孟昭华很坏。蚕食我中心区,封锁断绝我药品来源,你看怎么办?”他立即表示,只要让他的勤务兵回去找他妈,要什么药品都可以如数送来。但是我们就让卫生院给他上药治疗。我们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答应了他的要求。结果第二天他妈果然按我们的要求,派人把药送到了我们指定的地点。我们看他可以利用,便向他提出两个条件:一、从现在起,睢县护城堤意外的地方属我们,不准你们再来袭扰;二、不准你们再到处抢粮抓人。这两条他一一答应照办。

  在我们审问孟昭炳的时候,同时把其他俘虏也集中起来进行教育,宣传了我党和我军的抗日主张,宣传了我们的俘虏政策。指出他们是被迫当伪军的,只要放下武器,不再作恶就可得到宽大处理。同时宣布:你们可以把你们死伤的人运回县城。我们按照快打、快放、快撤的原则,在孟昭炳答应了条件,签了字后,立即派侦察排长以余司令副官身份,带8名民工用担架把孟昭炳抬回县城,交给了他的母亲。孟一见到他妈,便讲了我们保他性命的条件。他妈除完全接受我们条件外,还当着我们面骂孟昭华。我侦察排长顺势以方便“看望”孟昭炳为由,向他妈要了一个出入敌占区的通行证。这样,便打通了进入敌占区,筹集药品,搜集情报的通道。

  我们打下河堤岭后,群众对我军英勇作战,不怕牺牲的精神赞不绝口。他们编了一个顺口溜。

  八路军,点子多。

  头顶上,顶方桌。

  方桌上,搭被窝。

  被窝上,把水泼。

  不怕死,往前挪,

  吓得敌人打哆嗦!

  河堤岭战斗,既是军事仗,又是政治仗;不仅消灭了敌人,拔除了据点,巩固了中心区,扩大了解放区,又打通了进入敌人营垒的道路。经长岗,河堤岭等战斗的打击,孟昭华不敢再嚣张。我们在睢县南部大片地区又建立了6个区级抗日民主政府。县大队、区小队也随之武装、组建起来,水东根据地扩大了。

  从南下大队近水东,到河堤岭战斗结束,仅仅一个半月时间。我们转战数百里,连续打了杨城、长岗、河堤岭三个胜仗。这是我军发扬了“勇敢战斗、不怕牺牲、不怕疲劳和连续作战,(即在短期内不休息地连续打几仗)的作风”,这是毛泽东思想的胜利。

  叶寨歼灭战

  睢县河堤岭战斗结束后,附近各县的敌人,知道我们的方针是“拣最坏的打”,纷纷撤离靠近我中心区的据点,龟缩县城,不敢出来,解放区扩大了。在这种形势下,我们除一方面帮助地方党组织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外,主力部队则转战于睢(县)、杞(县)、太(康)中心区的边沿地带,继续开辟新的解放区……

  1945年1月,中央军委发来关于“水东分区,应以睢县、杞县、太康、通许为基点,肃清淮阳、西华地区之日、伪军和土、杂、顽,控制新黄河渡口,渡河开辟水西,向商水、上蔡地区及其以南发展”的重要指示。我们认为这个指示非常及时,极为主要,它是打通我水东地区与新四军五师的联系;沟通我华北和华中两大根据地交通的战略决策。为了保证中央军委这一指示的贯彻执行,冀鲁豫军区又派出二十八团(原八分区八团),于元月底进入我区与三十团配合作战,加强了我水东地区的作战力量。

  正当我分区部队遵照中央军委指示,准备向南发展的时候,国民党“泛东挺进军豫东剿共总指挥部”在中将总指挥张公达的策划组织下,依仗自己的第五纵队,联合当地的日伪军队,在河南省太康西南部的逊母口、姜庄、白庄、叶岗、叶寨等地一线设防,企图阻止我向南发展,并伺机进犯我水东根据地。

  针对这一情况,我们决心集中兵力,歼灭该敌,扫除开辟水西,向南发展的障碍;进一步扩大解放区,缩小敌占区,为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创造条件。几个月没有打大仗的三十团指战员,早就急得手发痒了,几乎天天向我们请战。二十八团虽刚到我区,但他们从干部到战士都想在新的地区的战斗中显示一下军威,也积极向我们请战。

  1945年2月19日夜,我们部队按预定部署,从数十里地以外,连夜奔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叶寨敌指挥机关压来。20日拂晓完成了对叶寨的四面包围。敌人成了瓮中之鳖。

  天亮之后,我到第一线察看了情况,下令强攻。三十团一营在火力掩护下首先从北门打响。接着二十八团也从西门开始攻击。各攻击部队先后同敌人展开巷战。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四处炸响。战斗打得非常激烈。经过反复的逐屋、逐院地冲杀争夺,我二十八团终于冲到了敌人指挥所在的地主大院跟前。与此同时,我三十团也攻入北门,并一举夺取了敌人的电台,切断了敌人同外边的联系。我军的包围圈已紧缩到敌指挥部所在的大院周围。这所大院,坐北朝南,有东、中、西三座楼房,都筑有枪眼,是敌人的核心阵地。面对敌人机枪火力的强烈射击,我们的干部战士毫无惧色,一个个像猛虎一样,争先恐后地往上爬。战士们占领西楼居高临下,猛投手榴弹,扔瓦片,顺势冲入院内,活捉了敌“豫东剿共总指挥”张公达。盘踞东楼的敌五纵队司令狄明轩和伪专员兼太康现场郭馨波,仍凭借有利阵地进行顽抗。为减少伤亡,决定先对其开展政治攻势,并叫张公达向其喊话、劝降。在兵临城下,战则亡的情况下,狄明轩等顽敌举手投降了。

  叶寨战斗历时二十六七个小时,歼敌1600余人,缴获全部武器装备,其中有电台五部。活捉敌中将总指挥张公达、少将纵队司令狄明轩、少将参议杨昌杰三个将官。俘伪专员兼太康县郭馨波等以下数名军官。

  这一战斗的胜利,扫清了我军西渡黄河,开辟水西,向南发展的道路;打通了华北、华中抗日根据地的交通要道;开辟了扶太西(扶沟、太康、西华三县交界地区)、淮太西(淮阳、太康、西华三县交界地区)两个县的解放区。扩大了我水东根据地,为尔后向南发展创造了良好条件。

  当时,就任“扶太西”第一任县长的孙卫和同志高兴地唱道:“二月里来春风吹,我军南下大示威,河套里边打一仗,消灭坏蛋五纵队。缴大炮、得电台,活捉顽匪总指挥。”

  重克欧阳岗

  1945年3月初,我军在杞县南部召开祝捷大会,宣布成立冀鲁豫十二军分区。根据地军民对我军的重大胜利,无不欢欣鼓舞,纷纷表示决心,要用实际行动,努力生产,支援前线;积极歼灭敌人,扩大根据地;保卫中心区,建设抗日民主政府。在我区部队的帮助下,又相继成立了扶太西、淮太西两个抗日民主县政府,并召开了庆祝大会。扶太西县长孙卫和,写诗记述庆祝会的盛况:“三月里来,一十五,成立抗日新政府。逊母口来开大会,扶太西大庆祝。送贺帐,敲锣鼓,群众纵情秧歌舞,从此抗日又民主。”

  抗日民主政府成立后,解放区一片生机,迅速组织群众生产自救,重建家园,万人出动,打堤筑坝,开荒种地,支前抗敌。孙卫和县长亲临指挥,于民同干,并赋《打堤诗》“前方夺胜利,后方快打堤,开荒又生产,建设扶太西。”

  在建设新区的同时,我三十团如期控制了扶沟吕潭以东淮阳以北大片地区,开辟了通向水西的道路。

  1945年5月14日,二十八团在三十团的掩护下,由吕潭附近的新黄河渡口,出敌不意地渡过黄河,一举攻克扶沟县成。接着向水西挺进,开辟新区。我三十团仍留水东,在扶太西地区,积极开展军事行动,保卫解放区。

  我们送走二十八团不久,冀鲁豫军区首长又派二十九团(代号120部队),于6月10日进入我区。在我分区统一指挥下二十九团同三十团一起,在水东地区作战,策应二十八团在水西的军事行动。

  6月中旬,河南省伪保安联队头子侯殿卿,派600余人占领了通许县东南部的大集镇欧阳岗,企图以此为基础,四处扫荡,抢掠夏粮。欧阳岗,地处杞通(杞县、通许)公路南侧。敌人砍树木,扒民房,修工事,筑碉堡,挖壕沟、设鹿砦。群众恨之入骨。

  我区军民早有警惕。部队处于临战状态,枕戈待旦。欧阳岗之敌是日寇直接派遣,靠近我中心区,对根据地威胁很大,我们决心攻打欧阳岗,吸引开封、通许的日军来援。这是“围点打援”歼灭日、伪的好时机。根据这个决心,我们把围攻欧阳岗的任务交给了三十团。把设伏打援的任务,交给二十九团和分区、“联办”两个警卫连担任。分区警卫连和“联办”警卫连,是两个整齐满员连队,装备好,战斗力强,有意让他们在同强敌的交战中得以锻炼。根据这个意图,设伏区兵力部署是:将“联办”警卫连放在杞通公路北侧的李庄,担任迎头阻击任务。分区警卫连放在公路南侧的李芳华庄占领阵地,担任拦腰攻击的任务。二十九团(120部队)的三个连,分别占领公路两侧的老庄、大安庄、前塔湾,担任扎进口袋嘴,断敌退路的任务,这个设伏部署,是以杞通公路为轴线,形成了纵长约400米,横宽约130米的口袋阵。只要敌人钻进来,就休想出去。

  1945年7月1日夜,我军按预定部署,趁夜进入各自的阵地。三十团完成了对欧阳岗之敌的四面包围,午夜发起攻击。但因敌人工事坚固,防守严密,火力猛烈,我几次攻击均未奏效。突进去的一个班壮烈牺牲。天亮后,我军重新调整了力量,在火力掩护下,战士们猛打猛攻,突破了敌人的第一道寨墙防线。守敌不得不退守小寨核心阵地,固守待援。

  不出我之所料。2日上午10时许,驻通许县城的日军,以一个中队的兵力急驰救援。他们分乘5辆汽车,急速向欧阳岗驶来。公路上尘土飞扬,马达隆隆,我伏击部队顿时精神振奋,战士们目不转睛地盯住尘土飞扬的方向紧握钢枪,严阵以待。随着敌人马达声临近,他们刀出鞘,弹上膛,拧开了手榴弹盖,作好了歼敌的准备。

  敌人钻入“口袋”了。当日军第一辆汽车开近我“联办”警卫连时,指挥员一声令下,全连突然开火了。鬼子惊呆了,就在这时,我分区警卫连的机枪开火了。轻重两挺机枪,是我们从日军手里缴来的,火力猛,是当时的先进武器,老机枪射手孟继喜同志,迅速瞄准头一辆汽车,几个点射,就把敌汽车油箱打着了。接着又打坏了第二辆车。二十九团的同志们这时也扎死了口袋嘴。日军进不能进,退不能退,乱成一团,便像疯狗一样,纷纷跳下汽车,向李芳华庄扑来,企图抢占这个村庄。我分区警卫连先以火力射击,日军虽遭伤亡,但困兽犹斗,拼死地向警卫连冲来。在双方子弹所剩无几的情况下,警卫连战士象猛虎一样,向敌人扑去,在庄北面的高粱地里,同敌人展开了白刃格斗。与此同时,我二十九团的一部,也从西南方向压了过来,在李芳华庄西北角坟地里,同敌人开展了肉搏战,经过几个小时的拼杀,80余名日军除3名被生俘外,全部被击毙。日寇中队长加哈木也未能生还。我英雄的八路军战士为保卫人民的胜利果实血洒战场。在他们倒下去的时候,还手握钢枪,瞪着双眼,情景十分感人。这些英雄形象,至今仍历历在目。

  来援的日军被歼,伪军也被我击溃,欧阳岗之敌成了瓮中之鳖。在我强大政治攻势下,伪保安联队参谋长韩清云首先出示白旗,宣布投降,接着欧阳岗之敌全部缴械。

  欧阳岗“围点打援”战斗,历时30多个小时,完全按预定计划获得胜利。共击毙日寇中队长加哈木以下80余名;生擒谷川副班长以下3名日军;俘虏伪保安联队副司令马子万,参谋长韩清云以下官兵600余人;缴获汽车3辆(已烧毁);打坏汽车两部;缴获轻机枪9挺,步、马枪629支和其它军用物资。

  欧阳岗战斗的胜利,对我水东地区的形势影响极大,人民欢欣鼓舞,敌人闻风丧胆。这次战斗粉碎了敌人的扫荡,保卫了解放区。同时,支持了二十八团在水西的斗争,为争取抗日战争在河南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对于这一胜利,延安《解放日报》发表了告捷消息。7月27日,《冀鲁豫日报》发表消息,醒目标题是:“水东八路军先发制敌,重克欧阳岗,歼敌八十人,毁汽车五辆,俘日伪军六百余”。我水东军民收到了极大的鼓舞。

  胜利之本

  1944年7月到1945年9月,我们在水东地区总共征战了14个月。在这期间,几乎是天天行军,月月打仗。据不完全统计,经我们组织指挥的大小战斗就有20余次,歼敌4500多人,缴获武器装备甚多。通过这些军事斗争,打开了局面,巩固了睢杞太中心区,扩大了根据地,帮助地方党建立了芝圃、克威、达生、庆华、睢县、宁柘商,淮太西、扶太西、郾上西、郾尉等十个县政权,组建并装备起了各县的县大队和区小队;实现了消灭敌人,壮大自己,控制中原,沟通联系(华中与华北、陕北的联系;新四军四师与五师的联系)的战略任务。

  总结胜利之本,我认为有五条:

  第一,是党的领导和上级的支持。我们在水东转战期间,党中央、中央军委不断给我们指示,及时指明斗争方向。冀鲁豫军区首长不仅具体指导,而且还先后派出了二十八、二十九两个主力团进入水东,加强我们的作战力量,这是胜利的根本原因之一。

  第二,是贯彻执行了毛主席的军事思想。我们在水东,始终坚持了毛泽东同志为我军规定的: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官兵一致、军民一致和瓦解敌军的三项原则。根据毛主席人民战争的战略战术思想,结合水东的实际,制订了我们自己的作战指导原则,所以无往而不胜。

  第三,是人民的支援。人民是子弟兵的母亲,是人民军队的靠山,是我军战斗力的源泉。我们来到水东时,人民由于“水、旱、蝗、汤”四害和日、伪、顽、杂洗劫,生活极为困难,但是他们宁肯自己吃糠咽菜也全力保证子弟兵的吃穿。不仅如此,还担负抬担架、送伤员、养护伤病员。许多父母把自己的儿女主动送往部队,满足了我们补充、扩编的需要。仅一年时间,水东就由近千人的武装发展到8000余人的主力部队和地方部队,而且越战越强。这是水东人民无私支援的结果。

  第四,是军内外的坚强团结。我们在水东时,无论是军内还是军外,无论是困难时期还是胜利时刻,无论是本地干部还是外地干部,都非常团结。那时候我们只有一个心眼,就是团结一致,共同对敌。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胜利。我们就是靠军内外的坚强团结才胜利的。

  第五,是指战员们的英勇作战。毛主席在《论联合政府》一文中说过:“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无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午。”我水东地区的部队就是这样的一支英雄部队。长期转战在水东的三十团,为开辟和巩固水东根据地立了大功。二十八、二十九两个团为扩大水东根据地作出了贡献。各县大队、区小队的保卫解放区,建设根据地的斗争中也建立了自己的功绩。许多同志为解放水东,保卫水东为英勇牺牲了。没有他们的英勇作战甘洒鲜血于水东,要取得这样大的胜利是不可能的。我们的胜利是指战员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我代表我们这些幸存者,向为开辟水东革命根据地而壮烈牺牲的同志们表示深切的悼念,向他们的亲属表示亲切的慰问和衷心的感谢。

  作者简介:

  余克勤,河南固始人。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了鄂豫皖、川陕苏区反“围剿”、长征以及济南、淮海等战役。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