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故事
冯巧月舍命抗强梁
2019-04-10 来源:本室
分享到:

  1941年6月24日中午,一阵马蹄声骤然在南乐城西南约三四华里的丁藏固村头晌起。伪县长李铁珊率宪兵队、警察所、自卫团的百余名官兵,一阵旋风似地扑进村来。他们来到一座黑漆光亮座北朝南的门楼前,李铁珊把手一摆,有十几名士兵分别向两边胡同中奔去。不多时,就包围了这座宅子。

  “给我进去搜!”李铁珊发出命令。

  几十名如狼似虎的伪军冲进宅院。霎时间,院中响起了砸门声、呵斥声,闹得鸡飞狗跳,邻舍不安。

  李铁珊冷冷地笑着,带着护兵马弁步入这座庄院。

  “报告县座,前后宅均已搜遍,没有发现武翠冬、武信安。”一个小头目跑上前来,报告说。

  李铁珊脸上的笑容顿时飞得无影无踪,咬牙切齿地问:“家中还有什么人?”

  “一个老太婆和一个中年妇女。”

  “把她们给我拉出来!”

  “闪开!你们这些强盗!”一个中年妇女搀扶着一个老态龙钟年逾古稀的老太太,从上房中慢慢走出,走到离李铁珊五七步时站住,用眼冷冷地看着李铁珊。

  李铁珊眯缝着眼,打量了两个妇人一眼,冷冷地问道:

  “你们是什么人?”

  那中年妇女道:“这是我们的家,我是这儿的主人。”“好!”李铁珊点点头,上前两步用威严的语气问:“你那当八路的女儿武翠冬哪儿去了?”

  “不知道。”

  “你那当八路区长的丈夫武信安哪儿去了?”

  “也不知道。”

  “嗯,一问三不知,那你知道什么?”李铁珊又逼近一步。

  “我就知道看好门,不让野狗闯进来糟踏东西。”那中年妇女平静地答道。

  “好!讲得好!我倒要看看,你这八路家属有多硬!”李铁珊说着,抬手就扬起马鞭,狠狠地抽向那昂然而立的婆媳二人。

  “李铁珊,你这个禽兽、豺狼,你家就没有老人吗?你不知道七十不打八十不骂吗?有气朝我出,甭惊吓了她老人家。”中年妇女上前一步,狠狠地瞪着李铁珊。

  “哟嗬,真是茅坑里的石头一一又臭又硬。来人呀,给我打!”李铁珊狞笑着命令手下人动手。

  “巧月,孩子……”老太太伸出瘦弱的胳膊,遮护着儿媳。

  两个大个子伪军一把将老人推在一旁,扬起马鞭、皮带,劈头盖脸地抽将下来。

  毒蛇似地皮鞭刹那间就将冯巧月单薄的衣衫撕烂,将她打得皮开肉绽,倒在地上,滚个不停。

  “停!”

  李铁珊喝住手下人,命人将冯巧月架起,用马鞭点着冯巧月说道:“臭妇人,你只要答应找回你的丈夫、女儿,不让他们再干八路,本县就饶了你。哼,若是执迷不悟,休怪本县手下无情。”

  “呸!”

  冯巧月将一口血痰啐向李铁珊。李铁珊躲闪不及,被喷了满脸唾沫,雪白的仿绸褂子上也是红星点点。

  李铁珊不由恼羞成怒,狂叫道:“好泼妇,看我今天如何收拾你!”李铁珊说着,挽起袖子,扔掉马鞭,伸手揪住冯巧月的头发,抡开巴掌连扇冯巧月好几个耳光·。

  冯巧月一边叫骂,一边挣扎,她猛然一摆头,迅速挣脱了李铁珊的手,张口咬住了他的耳朵。

  “哎哟!哎——哟……”

  李铁珊杀猪般嚎叫起来,侧着头,骂道:“饭桶,混蛋,还不拖开这个泼妇干什么?”

  那帮惊呆了的伪兵立刻涌上前来,拉住冯巧月奋力向一边拖。

  只听“嘎吱”一声,李铁珊的耳朵被冯巧月咬下一块。气得李铁珊从腰间拔出手枪,“啪一一啪一一啪”向冯巧月连开三枪。

  冯巧月踉跄了几步,倒在了婆母的怀里,强忍疼痛,喃喃地说:“娘,告诉冬儿她爷儿俩,打不走日本,不要……回……家”。说罢,头一歪,栽倒在地。

  “孩——子!”老太太扑倒在儿媳身上,呼天抢地,悲恸欲绝。

  “快!把这个老太婆给我拖出门外,将这座门给我封起来!李铁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