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故事
一顿除夕饭
2019-04-10 来源:本室
分享到:

  冯九成

  1934年隆冬的一天,21岁的张桂英带着北方局的使命,收起齐耳短发,脱下妙龄女郎的艳装,扮成一位地道的农妇,离开繁华的闹市天津,返回阔别已久的故乡濮阳。张桂英以机要秘书的身份,与直南特委秘书长王明扮做“夫妻”,住到了安阳市东南毛家庄仲元的两间茅草屋里,建起了直南特委秘书处。

  直南特委秘书处的工作既忙碌又艰苦。王明的公开身份是商人,自称瓷器店老板,桂英自然成了老板娘。每天破晓,王明骑辆破破烂烂的自行车,后衣架上带几本卖不完的《马可福音》、《路太福音》之类的“圣经”,以传教、经商之名奔波于安阳、濮阳等地,搜集情报、散发传单、发展组织,开展党的地下工作。桂英留在家里,桌上放着针线活和几本《水浒传》、《西游记》等古典小说,串门的邻居来了就攀家常、做针线、读闲书,走了就刻钢板、印传单、抄密件。此外,还要给王明洗衣服、晒被子,出门的时候送送,回来时接接,样样事儿都配合得天衣无缝。就连房东毛老汉及毛大妈、大嫂也从来未看出什么破绽。

  桂英最麻烦的是那两张床,最忌讳的是别人喊嫂子,可又无法回避。每天早晨,人不起床他俩就得起来,把两张床并在一起,被子叠到一起,然后再布置一下房间,开始一天的工作。晚上,夜晚人静了,再把床分开,各自入睡,就这样一直坚持了四年之久。一次,一位客人进门就祝福似地说:“生活挺幸福吧!”桂英的脸刷地红到了耳根,心砰砰直跳。但她马上抑制住这一切,微笑着说:“幸福!老弟请坐!”客人哪里知道,桂英还是一位纯洁的姑娘。

  在桂英和王明扮做夫妻开展党的地下工作的几年间,濮阳一带的天灾人祸极为严重,水、旱、蝗、汤年甚一年。反动官府横征暴敛,地主豪绅加租增税,广大人民群众在饥饿死亡线上挣扎,桂英和王明更是吃了上顿没下顿,三天两头断炊烟。有时下地剜野菜,有时去河里捞蛤蜊,肚子经常饿得咕咕叫。一月几个钱的经费除了缴房租外,还得给地头蛇保甲长送礼。哪里有钱顾及自己的吃穿!一年好赖算熬过去了,说话间到了除夕。那些喝饱了人民血汗的豪门大户,张灯结彩,杀猪宰羊,饮酒做乐,好不痛快。就是平民小户,也竭尽所有,美食一顿,合家团圆。然而,桂英和王明的“家”却是另一番情景。两间小房子空空荡荡,灶窝里没个火星儿,米干面净,什么油啦、盐啦就更不用说了,东墙到“西山”,除了能找到些沙土之外,再也不见什么。桂英看着王明,王明看着桂英,4只眼睛呆痴痴的谁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幸好,墙上吊着的葫芦头里还有一碗豆子。桂英急忙取下来,用蒜臼捣成碎糁糁,做了一锅“照人汤”,算是吃了一顿除夕饭。

  这顿除夕饭虽然很寒酸,但在桂英和王明看来,胜过山珍海味。这不光是“饿了吃糠胜似蜜”之故,而更严重的还是他们心里明白,严冬过后就是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