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之窗
安阳:刘邓大军挺进中原的起点
2017-04-25 来源:河南法制报2017年4月24日第15版史
分享到:

□记者马国福


   编者按


   刘邓大军挺进中原、千里跃进大别山是解放战争中人民解放军向国民党统治地区实施进攻的战略性行动,揭开了人民解放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的序幕,成为中国革命史上一个伟大的转折点。虽然经历半个多世纪的风雨沧桑,刘邓大军的足迹仍在中原大地深深铭刻,革命先烈的光辉历史还在代代传颂。今年,适逢纪念刘邓大军挺进大别山70周年之际,为追忆那段峥嵘岁月,缅怀刘邓大军的不朽功勋,继承和发扬刘邓大军大无畏革命精神,省委党史研究室与本报联办“刘邓大军挺进中原、千里跃进大别山系列钩沉”,回顾刘邓大军挺进中原的难忘斗争历程、丰功伟绩和崇高精神,敬请读者关注。


   厉兵秣马屯兵安阳


   近日,记者到刘邓大军挺进中原的起点安阳进行采访。安阳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范淑云说:“安阳是刘邓大军挺进中原、千里跃进大别山的起点。因为就在刘邓大军进行豫北战役期间,中央电令刘、邓抓紧时间结束战役,为渡过黄河,挺进中原作准备。刘邓大军屯兵安阳,厉兵秣马,为强渡黄河作了一系列的充分准备。不过中央当时的指示是挺进中原,并没有直接指示挺进大别山。中原是指黄河以南长江以北的广大地区,当然也包括大别山。1947年6月30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主力4个纵队12.4万人,遵照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的战略部署,在司令员刘伯承、政治委员邓小平率领下一举渡过黄河天险,发起鲁西南战役,从而揭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进攻的序幕。8月7日,刘邓大军又在中央军委的指挥下,千里跃进大别山,开始了创建大别山根据地的斗争。从安阳准备到石林会议,从强渡黄河到抢渡淮河,从‘王大湾会议’到反清剿斗争,从土地改革到重建大别山根据地,刘邓大军为中原带来了荣誉,带来了骄傲,也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因此,安阳是刘邓大军挺进中原、千里跃进大别山的起点。”


   开辟战场牛刀小试


   1947年春,全国战局发生根本变化,国民党军事力量大大削弱,解放军转入战略进攻的条件已经成熟。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决定将战场引向国民党统治区,到敌后开辟新的战场。


   1947年5月15日,刘伯承、邓小平等在晋冀鲁豫中央局、军区机关所在地河北省武安县(今武安市)冶陶镇,和留守在这里主持中央局、军区日常工作的滕代远、薄一波、王宏坤一起,举行会议,研究南进中原的各项重要问题。后来根据实际情况的需要,中央军委6月3日电令,将刘邓大军渡河的时间调整到6月30日。


   “在接到中央军委指示前夕,刘伯承、邓小平指挥晋冀鲁豫野战军在安阳境内进行了滑县战役、汤阴战役、攻克安阳县十三太保、解放崔家桥的战斗,并开始围攻安阳城。战至5月下旬,晋冀鲁豫野战军已先后攻克清流、胡家庄、安阳桥等外围据点,共歼灭国民党军6000余人,安阳守敌处于四面包围之中。蒋介石为挽救其在豫北彻底覆灭的命运,急调武汉附近部队火速赶运汲县,并令王仲廉亲率整编32师由新乡进驻汲县城,企图解安阳之围。”范淑云介绍,“接到中央军委的电令后,刘伯承、邓小平考虑到安阳城工事坚固,短时难以攻取,为准备渡黄河反攻作战。5月25日,刘伯承、邓小平果断停止进攻安阳城,为部队南下作准备。此时,晋冀鲁豫军区机关由冶陶镇转移到豫北安阳境内。”


   部队休整准备南征


   6月3日,晋冀鲁豫军区政治部为准备战略反攻制定并发出了《目前形势与任务的报告大纲》,向全军指战员进行反攻形势与任务的教育。5日,野战军颁布《敌前渡河战术指导》。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战史》《刘邓大军史话》以及刘华清、陈锡联、秦基伟等老同志的回忆录中记载:1947年5月25日豫北反攻作战结束后,在安阳休整期间,刘伯承、邓小平亲自指导各部队的休整工作,为渡河南征作准备……


   据记者了解,刘邓大军在安阳县驻扎期间,严格执行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离开蒋村前开展了“四不走活动”:房屋、院子不打扫干净不走,借的东西不还清不走,损坏的东西不赔偿不走,水缸不担满不走。刘伯承司令员在离开西蒋村时,曾认真询问部队离村前的几件事都做了没有。当得知群众意见还没征求,刘伯承指示大部队先走,留下原晋冀鲁豫军区司令部参谋处副处长郝汀(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让他把群众的意见征求了再走。


   “经过10多天的休整,人民解放军举行战略反攻的时机日益成熟。1947年6月10日,刘伯承、邓小平在汤阴县石林村(现属鹤壁市)组织召开了各纵队首长会议,传达中共中央晋冀鲁豫局5月15日召开的冶陶会议精神,讨论转入战略进攻的各项准备工作,对下一步将开展的鲁西南战役作了部署。”范淑云告诉记者,石林军事会议后,野战军加紧了南征的准备工作。为了解石林会议及其遗址的相关情况,记者离开安阳赶往鹤壁。


来源:河南法制报2017年4月24日第15版史海钩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