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之窗
探访中原“红色地图”⑩丨狭路相逢勇者胜 ——追寻红二十五军鏖战独树镇革命足迹
2019-08-05 来源:河南日报客户端
分享到: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孟向东 河南报业全媒体记者 王娟

  独树镇战斗是红二十五军长征中生死攸关的一战,鏖战独树镇与血战湘江、四渡赤水等一起,被列为长征途中八大著名战役战斗。

  重走长征路,意在重温波澜壮阔的革命历史。7月30日,记者沿着红二十五军的足迹,探访一位位历史的见证者,聆听一段段感人肺腑的历史故事。

  方城县组织文艺工作者重走长征路。倪崇摄

  在方城县小史店镇林场村过山庙,一座青石瓦舍、窗棂雕花的百年老宅掩映在绿树青藤中。老宅二层的阁楼便是当年红二十五军在独树镇战斗前夜住宿并开会制定作战计划的地方。

  “1934年11月16日,红二十五军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开始长征。蒋介石急调30多个团的优势兵力追击堵截。11月25日,红二十五军到达方城县小史店镇林场村过山庙,晚上军部和鄂豫皖省委在此开会,决定次日向伏牛山区挺进。”方城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靳云开介绍道。

  “当时我只有四五岁,那年冬天家里来了六七个女兵和三个男兵。”村里90岁的朱全生老人精神矍铄,回忆起当年的情形记忆犹新。朱全生说,那时一听说有部队过来,村民们都吓坏了,纷纷逃到后山上去。村民们看到这支队伍刚落脚就开始担水、打扫院子,都纷纷从山上回到家中。“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晚上我妈给红军蒸的红薯,做的绿豆面条。那些女兵都帮忙洗红薯、烧锅。第二天,红军走的时候,我妈炒了一袋黄豆,让红军带上,她们非要给我妈钱,我妈不要,拉扯中她们都流下了眼泪。”朱全生说。

  朱全生不知道的是,当晚就在距他家80米的老宅中,红二十五军军首长部署了第二天的具体作战计划:224团、225团作为前梯队过许南公路,挺进伏牛山东麓;223团作为后梯队,阻击尾追的敌人。

  1934年11月26日下午1时,红二十五军行至独树镇七里岗时,遭到敌人的埋伏。敌40军115旅和骑兵团已先期占领了独树镇及周围村庄。当时雨雪交加,加之红二十五军发现敌情较晚,作为前锋的224团完全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下。这时,大多数战士手被冻僵,拉不开枪栓。敌人趁机从两翼包围过来,企图将224团一举消灭。危急时刻,军政委吴焕先率领225团赶来,从队员身上抽出一把大刀,高呼:“共产党员跟我来!”在他的带领下,指战员们奋不顾身与敌人展开白刃格斗,稳住了局面。

  入夜以后,雨雪大作,战士又冷又饿。数倍于我的敌军仍窥伺在侧,军领导果断决定连夜突围。当晚,他们绕道叶县保安寨以北,穿过许南公路,进入伏牛山。

  独树镇一仗,红二十五军伤亡300多人。如今在独树镇战斗遗址及方城县烈士陵园,安葬着部分烈士的遗骸。各地的党员群众经常自发来此缅怀先烈,独树镇退休教师李付均便是其中之一。

  站在独树镇战斗纪念碑前,李付均深情地说:“这座纪念碑碑体形如一把刺刀,直刺苍穹。碑身25.34米,寓意红二十五军和1934年。碑上的字经过风吹日晒,变得模糊,我就经常带着毛笔,一笔一画描写清楚,为的就是让更多人铭记这段历史,传承这一宝贵的精神财富!”

  红色种子扎根小山村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孟向东 吴曼迪

  方城县拐河镇胡庄村的一块高地上,一座坟茔被掩映在青山绿树当中,庄严而肃穆。墓碑上镌刻着“胡久富烈士墓”的字样,墓碑旁散落着祭奠的白花。每到祭奠亲人的日子,胡庄村及附近徐沟村的群众都不会忘了埋在此地的英雄。

  “光知道他是连长,他的名字胡久富是根据口音音译的,没人知道他的真实名字。”7月30日,方城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靳云开告诉记者。1934年11月27日,红二十五军在方城县五里坡、高老山一带高地将敌人击退。当晚,红二十五军沿方城、叶县边界的浅山区秘密西进,宿营在徐沟村。胡久富在七里岗战役中腿部和臀部三处受伤不能行走,被安排在老乡家中养伤,最终被伪甲长发现,向敌人告密,胡久富被捕后宁死不透露党和红军的秘密,最后被敌人用刺刀活活捅死,年仅24岁。

  新中国成立后,当地村民重新隆重安葬了胡久富烈士,也试图寻找他的亲人,但因为信息不详,又无法知道他确切的名字和家乡地址,至今寻找未果。

  英雄无名,信仰却充满力量。红二十五军的故事在当地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人。

  徐沟村村民徐怀洋告诉记者,从他二伯父开始,家里三代人已经出了六名军人,自己唯一的儿子目前正在部队服役。而这样的家庭在徐沟村还有很多,现在徐沟村退役军人有31名,现役军人9名,比周边的村庄要高出很多。

  “徐沟人经历过战争,对现在的生活也更珍惜,这么多年大家拧成一股绳,有事大家商量着办,民风淳朴,是远近闻名的文明幸福村、富裕村。”徐沟村党支部书记单玉祥说,听父辈们讲,当年红军为了不给老百姓添麻烦,宁可住在外面的空地里,也不往老百姓家里去,还把打土豪得到的粮食分给村子里的穷百姓,事事处处为百姓着想。

  “前任村党支部书记给我的唯一嘱托就是‘咱徐沟的干部不能胡干,带领群众致富奔小康,是我们对红军精神最好的传承。’”单玉祥说,这样的信念在徐沟代代传承。

  方城县大力发展特色种植业,图为二郎庙镇葡萄种植基地。倪崇摄

  红色基因带来好日子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孟向东

  当年红二十五军抵达方城县的第一站是小史店镇林场村过山庙。7月31日,记者来到过山庙,只见一座大青石做基础、青砖到顶的两层楼房虽然历经近百年仍基本完好,窗棂上的砖雕依然栩栩如生。踩着吱呀作响的木楼梯上到二楼,楼板上一个黝黑的小木桌映入眼帘。

  “当年红二十五军和鄂豫皖省委开会就在这儿。那时老百姓的日子是真穷,红军在我们家吃的两顿饭都是红薯和杂面。当年这个房是我们村最高的,现在你看看,一圈都是二三层的小洋楼,这个老宅子反而显得最低了。”房子的主人朱朝松感慨道。

  小史店镇镇长金玉刚介绍,小史店原名小赊店,是进山的关口,比周围乡镇都富裕。但就是在这样的地方,百姓仍然是靠红薯和杂面充饥,别的地方群众的生活水平就可想而知了。

  “现在我们这里经济发展了,不仅有裕丹参、红薯、养殖产业,依托红色资源,我们还建起了两个农游一体化的综合体。交通也更方便了,‘一国道三省道一高速’的格局已经初步形成,农村公路四通八达。”金玉刚说。

  红二十五军曾经宿营的徐沟村,地处方城县最偏远的山区,现在也是旧貌换新颜。该村有全县唯一的村集体林场,能长期为村集体提供经济收入。有了经济来源,村里先后建设了六座漫水桥,一座拦河坝,新修5.8公里公路,建起了幼儿园、敬老院等,村民们发展花生、林业等相关产业,四通八达的道路让小山村不再闭塞,经济发展充满活力。

  红色的基因不只在过山庙、徐沟被传承,也融入了整个方城县发展的血脉当中。作为省级贫困县,近年来,以传统农业为主的方城打响生态发展的品牌,一乡一品,清河乡以裕丹参为主导产业,拐河镇、独树镇以发展薄壳核桃、食用菌为支柱产业,柳河乡以木瓜种植为特色产业,杨楼镇、券桥乡大棚蔬菜种植风生水起,二郎庙镇旅游观光采摘农业吸引了游人的目光……方城县不仅顺利甩掉了贫困县的“帽子”,一幅绿色发展的画卷也正在徐徐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