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之窗
探访中原“红色地图”⑰丨沧桑不掩英雄气 犹记当年诛寇时——探访驻马店泌阳县焦竹园革命旧址
2019-09-11 来源:河南日报客户端
分享到:

  焦竹园革命旧址是三年游击战争时期中共鄂豫边省委和红军游击队曾驻地,以此为中心开辟的鄂豫边游击区,是南方八省十五个红色游击根据地之一,在中国革命史上占有重要一席。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杨晓东 河南报业全媒体记者 周由 通讯员 董腾飞 李新

  ▲焦竹园革命旧址 李新 摄

  泌阳县城往东30多公里,在铜山脚下、泌水河畔,古朴沧桑的焦竹园革命旧址掩映在绿树丛中。这是一组青砖黛瓦、流檐翘角的明代建筑群,分为西院、东院和东偏院,院内草木葱郁、花开绚烂。

  焦竹园革命旧址是三年游击战争时期中共鄂豫边省委和红军游击队曾驻地,以此为中心开辟的鄂豫边游击区,是南方八省十五个红色游击根据地之一,在中国革命史上占有重要一席。

  8月23日,记者和泌阳县委党史研究室主任郭晓勇等人一起探访这里。一件件文物,一张张图片,让大家的思绪回到那段烽火连天、艰苦卓绝的岁月。

  1934年前后,鄂豫边工委和豫南地区党组织遭到国民党反动当局“围剿”,被破坏殆尽。1935年8月,张星江、王国华、张旺午等在唐河毕店商定,将豫南、豫西南党组织合并成立鄂豫边省委,由张星江任省委书记、仝中玉任组织部长、王国华任宣传部长。鄂豫边省委领导豫南、豫西南10余县党的工作,决定在确山、泌阳、桐柏、信阳四县接合部恢复和发展党的组织,开展游击战争,创建桐柏山革命根据地。

  1936年1月,鄂豫边红军游击队在信阳小石岭村成立,虽然成立之初只有张星江、周骏鸣、王国华、汪心泰、康春、吴恒山、老汪7名队员和3支枪,但鄂豫边区从此有了一支属于自己的武装队伍。

  通过夺取地主武装,开展游击战争,这支队伍在艰苦的环境中不断发展壮大,到1937年7月中旬,已发展到400多人。1937年10月,鄂豫边省委和红军游击队进驻焦竹园、邓庄铺,省委机关设在焦竹园,游击队驻邓庄铺。10月中旬,游击队改编为豫南人民抗日军独立团。1937年12月,鄂豫边省委改建为鄂豫边特委,1938年1月改建为豫南特委。1938年1月,根据党中央指示,豫南人民抗日军独立团正式改编为新四军第四支队第八团队,和中共豫南特委一起进驻确山县竹沟镇。2月,中共河南省委军事部长彭雪枫到竹沟后,经过整顿和加强,第八团队迅速扩大到1500多人。

  “这里是‘小延安’竹沟革命根据地的前身,为竹沟成为中原抗日根据地的战略支撑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省委机关迁驻竹沟后,焦竹园曾作为招兵处,在保障中原抗战、人员输送、物资供应上,发挥了重要作用。”鄂豫边革命纪念馆名誉馆长马荣光说,“另外,在土地革命战争时期,鄂豫边革命游击根据地牵制了国民党反动当局的大量兵力,成为其他革命根据地的‘减压带’。”

  郭晓勇说,在这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理论得到验证,“到三不管的地方生根发芽”得以实践,张星江、周骏鸣、王国华等一大批革命先烈留下了光辉的足迹。如今,英烈们的浩然正气和不屈不挠的革命精神,正激励着全县人民奋发图强,打好打赢脱贫攻坚战,用勤劳和智慧建设美好家园。

  革命气概贯长虹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杨晓东 河南报业全媒体记者 周由 通讯员 董腾飞 李新

  在泌阳县东部的铜山乡,有一个被桐柏山余脉群山环抱的小山村焦竹园村。村中有一处修葺一新的明代大院落,80多年前,这里是中共鄂豫边省委机关所在地和鄂豫边红军游击队驻地。

  8月23日,记者来到鄂豫边革命纪念馆,在众多馆藏中有一件珍贵文物引起了记者的注意。这是一件古时妇女裹腿用的象牙楔。据文物的捐献者、该纪念馆名誉馆长马荣光说,这是他爷爷马长富珍藏了数十年的文物。正是这件文物,让在平氏夺枪战斗中受伤的“老八团”团长周骏鸣得以乔装打扮,化险为夷。

  在鄂豫边根据地的革命斗争中,马长富是一位传奇人物。

  1904年出生的马长富,是泌阳县王店乡张楼村人。当年,他是鄂豫边根据地地下党、省委交通员,建立和疏通了以张楼为中心的地下组织秘密通道,参加过众多游击战斗。

  组织红枪会,参加平氏夺枪,攻打贾楼、八门庄、出山王、马谷田,协助隐蔽身负重伤的陈香斋……每一次都是惊心动魄,每一次都是情况危急,但马长富总能凭借自己的机智渡过难关。直到有一次,马长富遇到了他革命生涯中最危急的关头。

  1939年11月11日,国民党反共势力纠集地方武装1800余人,对确山县竹沟镇进行偷袭,惨杀我军民200多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确山惨案”。

  惨案发生后,为补充部队的武装力量,组织上让马长富及其七弟马长寅到驻马店策反伪纵保安司令禹得合。不料禹得合见我军竹沟战败,反把马长富兄弟二人投入牢狱。

  坐老虎凳、灌辣椒水、烤蜡灯……在狱中,禹得合对马长富百般折磨,威逼他:“只要你说出一个名字,便饶你不死。”

  马长富扛住了酷刑,拒不承认自己是游击队员,更没有将党组织的秘密透露一个字。禹得合无奈之下,只能以携带枪支危害安全的罪名,判了马长富兄弟俩7年徒刑。

  直到1944年,在姜宗仁的直接领导下,我地下党人员在狱中与马长富见了面。

  “当时,地下党同志见到蓬头垢面的爷爷,伸手以拨头发为掩护,在爷爷的额头上画了镰刀和锤头。那一刻,爷爷知道他见到‘自家人’了。”马荣光说。

  后来,马长富被营救出狱,并来到信阳吴家尖山找到了组织。在组织要求下,他回到泌阳继续做党的地下工作直到全国解放。

  如今,在张楼村马长富的墓地,每年有很多人来瞻仰悼念这位传奇的革命者。

  薪火相传照征程

  河南日报客户端记者 杨晓东 河南报业全媒体记者 周由 通讯员 董腾飞 李新

  泌阳,这个昔日的鄂豫边革命根据地,从闭塞到开放,从贫穷到富裕,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战争年代,泌阳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掀起一股势不可挡的革命洪流,留下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和平时期,这里的人们传承革命精神,奋发图强,不甘人后,争当改革发展的弄潮儿。

  “七山二水一分田”,泌阳耕地稀少,山水资源丰富,守着山水的泌阳人,打破因循守旧的农耕模式和小农思维,想方设法向山水资源要饭吃。

  铜山乡焦竹园村村民王富运就是转思路谋发展的佼佼者,他创办的铜山牧业合作社也成为带领村民致富的领头雁。

  十余年前,王富运开始养殖夏南牛。在他的带领下,当地陆续有40多家养牛户加入合作社。这些养牛户养殖夏南牛多则十几头,少则两三头,数量不等。

  “我们就按照各家所占比例分摊养牛所需饲料、饮水、照明等费用,年底按售价及各家比例分红。”王富运说,采用这种方式,每户既相对独立又分工合作,降低了饲养成本,提高了养殖收益,大家伙儿都乐意这么干。

  当下,勤劳智慧的泌阳人民正抢抓机遇,再展新作为。

  大念“牛字经”,依托“夏南牛”这一独特的品牌优势,牛产业在这里茁壮成长;

  依托全国闻名的“花菇之乡”,不断发展壮大食用菌优势产业,在泌阳县食用菌产业园,集食用菌研发、种植、精深加工于一体的全产业链条逐步形成;

  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稳定提高粮食生产能力,加快调整农业结构,增加绿色优质农产品供给,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

  改造提升传统服务业,加快商务中心区建设,加快物流业、电子商务、旅游业、金融发展,促进房地产业发展,多元化发展第三产业;

  ……

  在泌阳县产业集聚区,以夏南牛、食用菌、电子电器三大产业园为载体,力争打造河南省三星级产业集聚区。

  2018年,泌阳县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41.8亿元,同比增长9%。

  多种产业齐头并进,竞相发力,正在给这片红军走过的土地带来无限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