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览之窗
捐躯为家国 浩气干云霄 ——探访新乡陈堡村“四十七烈士殉难处”
2019-12-08 来源:河南日报
分享到:

位于新乡市烈士陵园的四十七烈士纪念碑。河南报业全媒体记者任娜摄

  1944年春,太行军区第七分区一支48人的侦察队从河西村向南出发,深入日伪控制的地区侦察敌情。在晚上宿营秀才庄时,因为伪保长魏化明通风报信,陷于反动武装之手。在多日的残酷审讯中,侦察队员们誓死不屈,日军想从他们口中获得情报的幻想破灭。因害怕八路军中途劫持囚车,凶残的敌人在途经陈堡村北时,将侦察队员残忍杀害……

  □本报记者李虎成河南报业全媒体记者任娜本报通讯员魏然常春

  出新乡市区,沿新辉路北行约7公里,来到凤泉区大块镇陈堡村北,穿过大路右侧一条弯曲的小胡同,眼前豁然开朗,青翠的田野中间,一块“四十七烈士殉难处”的石碑静静矗立。黝黑的碑身上,密密麻麻的文字记录着当年47位烈士在此英勇牺牲的事迹。

  “由于伪保长魏化明告密,47位八路军战士全部被日军杀害!”10月25日,提起当年的事件,83岁的陈堡村村民张学勤依然痛惜不已。

  望着眼前的石碑,张学勤的思绪又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

  1943年8月,太行军民发起林南战役重创日伪军,抗日根据地由林县(今林州市)北部扩展到林县南部和辉县北部山区。在这种形势下,太行军区第七分区建立。1944年春,七分区一支48人的侦察队在队长兼指导员雷泽民的带领下,从河西村向南出发,深入日伪控制的地区侦察敌情。

  3月的一天,侦察队到达新乡县秀才庄(今新乡市凤泉区大块镇秀才庄村)。当时,村内除伪保政权外,还有联庄会、金枪会等反动组织。伪保长魏化明一边佯装接待侦察人员,一边偷偷向联庄会反动分子于作乾等人通风报信,纠集联庄会成员围攻侦察队驻地,打死侦察队哨兵后又燃炮发号,召集周围块村营、孟庄、樊城、石庄等反动武装向秀才庄聚拢。侦察队员们因寡不敌众,陷于敌手。

  除了队里的卫生员趁乱逃生外,其余侦察队员后来都被押送到辉县的日军监狱。在多日的残酷审讯中,侦察队员们誓死不屈。随后,有44名侦察队员被从辉县押送新乡日军总部。因害怕八路军中途劫持囚车,凶残的敌人在途经陈堡村北时,将44名侦察队员用刺刀戳死,并强迫当地百姓在路东河沟里挖了8个大坑,把惨遭杀害的侦察队员深埋于河底。数日后,敌人又将另两名侦察队员杀害于辉县文昌阁。加上此前战斗中牺牲的哨兵,此次事件共有47名侦察队员英勇牺牲。

  如今,距离“四十七烈士殉难处”不远,紧挨着陈堡村“两委”的就是陈堡小学,全校800多名学生,基本都是陈堡村的孩子。

  “我们的红领巾和国旗是革命先辈的鲜血染成的,四十七烈士的故事更让我感到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我一定要奋发图强,报效祖国,让我们的祖国更加强大。”陈堡小学六一班同学郭彤彤说。

  为了百姓 甘愿牺牲

  本报记者李虎成河南报业全媒体记者任娜本报通讯员魏然常春

  47名英勇善战的八路军侦察兵,为什么会被敌人杀害?为了解开这个疑问,今年65岁的秀才庄村人罗荣,用了几十年时间,遍访所有能找到的人证物证,反复核实每一个细节,终于搞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10月26日,说起四十七烈士的事迹,罗荣禁不住慷慨激昂。

  1972年,18岁的罗荣穿上军装走进军营,离开了自己生活多年的秀才庄村。4年后,罗荣第一次回家探亲时,父亲对他说,进了部队要是学到了文化,就整理一下村史,给后人留个纪念。

  父亲的叮嘱罗荣记在了心里。搜集史料、走访村民、整理文稿……不管是在部队,还是转业后在省水利厅工作直到退休,几十年来,罗荣一直在不停地寻找和考证,只为真实地还原历史,让四十七烈士的事迹为更多的人知道。

  罗荣讲述了两个他印象很深的细节。

  一个是当时侦察队员在秀才庄突围时,发现追上来的反动武装强行押着许多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做“人肉盾牌”。担心会伤及无辜百姓,队长雷泽民下令,宁肯被捕,也不准机枪手射击。天亮后,侦察队员们被敌人押回村子,沿途围观的村民得知他们是八路军后,群情激奋,纷纷高喊“放人”。

  另外一个是侦察队员被押往辉县关押在南关文昌阁日军营地后,在监狱中机智地销毁了文件、冀钞,磨毁了手章,面对敌人的酷刑审讯和利诱逼供,始终没有泄露任何情报。据当时与侦察队员同关在牢房里的辉县东辛庄一农民回忆,这些八路军在狱中被严刑拷打后,仍高唱八路军军歌。

  “我们不能忘记历史,不能忘记我们现在的生活是千百万革命先烈用生命换来的。”罗荣说。

  在红色传承中守望绿水青山

  本报记者李虎成河南报业全媒体记者任娜本报通讯员魏然常春

  距离“四十七烈士殉难处”南偏东不足8公里,就是新乡市烈士陵园。

  苍松翠柏,鸟鸣清幽。10月25日,由陵园大门向南直行,巨大的烈士公墓庄严肃穆。左转数十步,古朴的碑亭内,“四十七烈士纪念碑”安静屹立,后方便是烈士们的合葬台,也是陵园中最大的陵墓。

  “1965年清明节,为告慰九泉之下的英烈,经省、地、市有关部门认真筹备,将47位烈士的忠骨迁葬于新乡市烈士陵园,并举行了有党、政、军及社会各界参加的隆重葬礼。在现在的烈士事迹陈列馆内,也详细记录有47位烈士的事迹。”新乡市烈士陵园负责人刘颜铭介绍说。

  在凤泉区,47位革命烈士的精神激励着一代代当地人民为美好生活而不懈奋斗,见证着一方水土的美丽变迁。

  上世纪80年代,凤泉区的前身北站区利用凤凰山特有的石灰岩资源优势,靠山吃山,成为豫北地区最大、河南三大建材基地之一。

  进入新时代,凤泉区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提出了建设生态科技健康美丽新凤泉的目标,努力推进山水林田湖草一体化生态城建设,按照“北方水乡、园林经典、文化圣地、旅游天堂、创新乐园、生态新城”的定位,以凤凰山和凤泉湖为核心,打造以绿为底、以水为脉、以人为本、以文为魂的生态新城,将生态“疮疤”变成生态亮点。

  与此同时,凤泉区的产业也实现了转型升级。动力电池产业园区经过两年多的发展,目前已经拥有各种电池及配套企业70余家,形成了相对完整的电池及相关材料产业链。今年上半年全区规模电池企业主营业务收入17亿元,同比增长41.05%。新能源电池电动车、高端装备制造和健康文化旅游成为该区主导产业。

  一城山色半城水,越陌度阡凤来仪。从“靠山吃山”到守望“绿水青山”,从建设工业区到打造生态城,一座环境优美、宜业宜居的凤泉生态新城正在逐渐由蓝图化为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