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纵队”转战大别山

时间:2017-07-13 16:56:33 来源:河南法制报 浏览:281 次

如今的固始县城李玉新摄




记者马国福




   大别山上炮声隆隆,烽火连天,硝烟滚滚。刘邓大军第三纵队攻占固始县城后,敌我双方集结重兵,展开了拉锯式的争夺战。陈锡联率领被誉为“老虎纵队”的第三纵队在战斗中取得了辉煌战果。为了掩护主力,陈锡联率领第三纵队拖着国民党军几个师,辗转战斗千余里,在皖西地区展开活动,开辟了皖西新区,完成战略跃进任务,为刘邓大军在大别山区迅速实施战略展开,创造了有利条件。


   紧急部署


   1947年8月,陈锡联率领被誉为“老虎纵队”的第三纵队攻克固始县城,迎来固始的第一次解放。


   “当时,我官兵入城后,正值深夜,又下着小雨,解放军将士严格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出于对人民群众的爱护,便在群众的屋檐下休息。”固始县史志研究室主任戴吉强说,“天刚亮,大批战士就开始打扫街道。子弟兵说话和气,公买公卖,大街上张贴着保护民族工商业的标语,纵队直属宣传部还在东关设了一个‘流动图书馆’,供百姓参观学习。”


   固始县城解放后的第二天中午,县长马力在县政府院内召开群众大会。他向固始县的群众介绍了解放军20年来的发展和壮大,宣讲我党制定的各项政策和革命形势的发展以及我军挺进大别山的任务。马力的演讲深受群众欢迎。


   就在全城欢庆之时,当日夜,在第三纵队司令部里,副司令员郑国仲指着墙上的军事地图,向九旅二十五团团长朱光、政委程永药布置着任务:“据侦察,敌四十六师已从霍邱出发,向固始推进,想与我争夺固始县城。如果四十六师占领了固始县城,对我三军进军皖西十分不利,同时也直接威胁我中路野战军司令部的安全。为此,命令你们团立即进驻城东20里的分水亭,在清河一线设防,坚决把进犯之敌狙滞于清河以东地区,保证我军主力顺利进入大别山。”二十五团奉命立即开往分水亭,沿着清河西岸抢筑一条三里长的防御阵地。此时,敌四十六师的前进指挥所也进抵清河东岸,与我军隔河对峙。


   同时,第三纵队司令员陈锡联,副司令员曾绍山、郑国仲,副政委阎红彦等纵队首长召开了党委会,传达了上级的指示和下一步的任务,接着召开各旅首长会议。陈锡联传达了刘邓首长关于前一段胜利完成进军大别山的总结和向皖西、鄂东地区实行战略展开,重建巩固大别山根据地的战略任务。接着,陈锡联又部署了第三纵队的具体任务,为了在皖西迅速展开,决定纵队分兵两路,一路由纵队陈锡联司令、曾绍山副司令员、阎红彦副政委等亲率七、九两个旅直插六安、舒城、桐城;另一路则由副司令员兼旅长的郑国仲带八旅经金家寨直插霍山、岳西,共同挺进皖西,进逼长江,威胁南京。


   8月29日,郑国仲率八旅战士,先于纵队主力从固始出发,踏上了挺进皖西的征程。


   “此后,敌我双方集结重兵,在以固始为中心的地区展开了拉锯式的争夺战,战争持续一个月之久。”信阳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祝辉说,“在这些战斗中,我军取得辉煌战果,为刘邓大军在大别山区迅速实施战略展开创造了有利条件。”


   分水亭阻敌


   分水亭是一个小集镇,位于固始县东部,戴吉强带领记者来到这里,但见镇东头靠近清河,河西岸是起伏的丘陵,一部分是水田,一部分是旱地,分水亭小镇就坐落在清河西岸。小镇两旁不远处有两个制高点,一个是二铺庙,一个是黄栗园,地形对我军设防很有利。当年,朱光根据地形条件,在清河正面和制高点上分别配备了优势兵力。团部和预备队就住在分水亭镇上,工事还没有完全构筑好,敌四十六师先头部队已抵清河东岸,与我二十五团隔河对峙。


   戴吉强介绍:“当时正值秋天,地里的高梁、玉米都长了人把高,形成一片青纱帐,易于隐蔽。镇的周围还有二铺庙、黄栗园等制高点,更易于固守、反击,因此,敌人在当天夜里的偷袭和第二天的侧击,统统被我军打退了。”


   28日早晨,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约一个团的敌人分三路蹚过清河,向西岸扑来,抢占我军部分阵地,呐喊着冲向分水亭小镇,并分别包围了二铺庙和黄栗园制高点。朱光看到敌军向小镇拥来,全部暴露在我军火力之下,便向全团发出了反击信号。立刻,我军的轻重机枪一起扫射,敌军顿时失去了抵抗力而乱作一团。


   守卫在两个制高点的我军战士,顽强地抗击着敌人包围。我军坚守在二铺庙的一个排被敌人北路的一个营包围了,排长和20名战士先后壮烈牺牲,活着的战士临危不惧,顽强抵抗敌人的猛烈冲锋。守卫在地堡里的战士打死敌冲锋部队的指挥官。这时,整个青纱帐响起了我军的冲锋号声,战士们如猛虎下山,冲向敌人,失去指挥的敌兵死的死,降的降,还有一些人逃回了东岸。


   战后,我军阵地到处都是死伤的敌兵和敌人丢弃的枪支弹药。朱光带领部队迅速打扫战场,准备迎接更残酷的激战,没想到敌四十六师遭此沉重打击后,竟连夜逃回安徽霍邱去了。二十五团光荣地完成了阻击敌人任务后,28日午夜撤出战斗,跨上了进军皖西的征途。8月29日,陈锡联率领第三纵队主动撤离固始县城,向皖西进军。


   火海救百姓


   自从我军撤离固始,固始暂时又做了蒋军由三河尖到大别山北麓的运输站。可是我军一回来,守敌五十八师的一个营只略作抵抗又弃城而逃了。


   “在商城钟铺战斗中,我军击溃了敌五十八师一个旅,歼灭了一个团,敌人急忙把盘踞在皖西的桂系四十八师调到商城前线,因而造成敌人在皖西地区的防御空虚。”固始县史志研究室原副主任孙克新说,“战后,野战军指挥部急令第三纵回师皖西,放手歼敌。9月21日下午,第三纵九旅在回师途中,路经固始县城郊大皮店时,6架敌机掠空而过,敌机在始固县城的上空密集地扫射,顿时县城东关成了火海。”


   当时,敌人得到我军从商城向固始进发的消息后,立即从武汉起飞6架轰炸机,企图空袭行进中的解放军。恰巧在敌机飞临固始县城上空时,东关正集结着为敌军运炸药和粮食的民夫数千人,目标很大。敌军误认为是解放军,于是狂轰滥炸起来。投下来的炸弹把房屋炸垮了,东关尽是大商家,储存的汽油、纸张、棉花、布匹、电料都燃烧起来……


   敌机刚刚飞走,九旅旅长童国贵立即带领全旅指战员飞奔固始东关,抢救老百姓。战士们一个个手提救火工具、扑向火海。经过两个小时的奋战,烈火逐渐被熄灭了。据商会估计,此次死伤500人以上。民主政府出重资特聘城关民营医院救治受灾群众。


   智取军火库


   “9月上旬,蒋介石从蚌埠派遣‘源大号’和‘江苏号’两艘轮船,满载军火,沿淮河逆流而上,驶抵三河尖,把军火贮存在三河尖小学校内。从此,那里便成为敌人在豫南的临时军火库。”记者再次来到三河尖,当地文史爱好者姜忠告诉记者。


   这座军火库主任王中丘,是敌军的一名少校军官,他到三河尖才知道这里属于游击区,附近没有正规军,而解放军却非常活跃,所以日夜思考着脱身上计,于是他电报催促四十八师、五十八师快把军火领走。可是敌军被解放军牵制寸步难行,一直等了半个月,军火仍原封不动地贮存在库里。


   正当王中丘等得心焦时,又得到解放军准备夺取军火的情报。于是,他强令伪三河尖镇公所送来大批柴火、汽油等物品,堆在军火库院内,声言一旦遭到解放军袭击,马上放火烧掉军火库。


   9月21日当晚,九旅派二十五团副团长葛守国带领两个营,远途奔袭三河尖军火库。经过6小时的急行军,二十五团就把三河尖军火库包围起来。接着葛守国率战士,悄悄地摸到军火库的门前,冒充敌军,与敌人周旋。原来葛守国事先曾考虑到,如果直接攻取军火库,守库敌人有可能放火烧库,所以采取了化装巧取的战术。结果,在葛守国与敌人搭话期间,其他战士乘机从后院越墙而过,巧妙地把军火库占领了。


   战果辉煌


   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陈锡联率第三纵队以锐不可当之势,到达大别山北麓,半个月歼敌2000余人,解放皖西9座县城及广大地区,打开了皖西局面。刘邓大军进入大别山区后,蒋介石十分恐慌,急调重兵扑来。陈锡联奉命率第三纵队主力从皖西密赴商城参战,因敌情变化,刘、邓首长命其“趁敌西调,皖西空虚,速急回师,放手歼敌”。在部队连续行军作战三个月、指战员极度疲劳的情况下,他率部冒着连日阴雨火速东进,在泥泞崎岖的羊肠小道上急行军七昼夜,突然出现在六安、霍山地区,趁敌对第三纵队的合击态势尚未形成之机,以一部牵制尾追之敌,集中主力歼敌第八十八师第六十二旅5000人,敌多路援军相距20公里而不能相救。


   “1947年11月下旬,国民党军调集重兵,对大别山进行大规模的围攻。陈锡联指挥所属部队坚持在大别山内线作战,牵制敌军。第三纵队拖着国民党军几个师,辗转战斗千余里,完成了既要牵着敌人鼻子走,吸引多路强敌于自己周围,又要摆脱敌人的合围,跳出敌人包围圈的艰巨任务。在皖西地区展开活动,开辟了皖西新区,完成战略跃进任务。”信阳市委党史研究室主任蒋文俊说。






来源:河南法制报



(责任编辑:佚名)